婚姻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6日

       结婚五年了, 五年的婚姻生活都很平静,

没有带给我任何的所谓的幸福或惊喜。或许我一直在奔忙, 一个人, 感觉不到婚姻带来的美满、和谐。而每过一个年头, 我心里对婚姻的期许就失望一分。觉得婚姻于我, 如给了风一片树林, 给了野兽一个囚笼。婚姻不好么?不好!它约束了我的自由, 还终结了我对幸福的向往。婚姻是一块崭新的抹桌布, 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加, 爱情变得面目全非, 显出它的琐碎和丑陋, 也就掩埋了激情, 成为悲哀的根源。
       红尘中有再多的传奇或美丽, 自己也无力去穿越俗世的规矩了。婚姻如瓷器, 碎了,

不仅不能挽救, 还影响到瓷器周围的东西。人的承受能力有限, 顾忌也多, 尤其是我这样的男人, 戴着枷锁, 就戴着吧, 把婚姻撇开, 看看人生, 不过就是几十年, 上帝弹弹烟灰的时间里, 我即归为尘土, 自己丁点的不快, 忍一忍, 也就一生了。让心安稳的, 也正是让心趋于不安稳的。她知道她跟我的距离, 包括方方面面, 我们都不在同一个圈。家, 也只是一个木头加砖块垒起来的形式, 实质意义在相互的沉默里大打折扣。温馨浪漫如窗台上被风吹走了的风铃, 落入了彼此不同的想望, 感觉实在枯燥极了,

我们便在婚姻的庇护里, 同床异梦。女人恋家, 就让她守着家。或许她也累, 没有男人的家, 是个包袱。男人的路在门前, 踏出一步就是远方。男人不需要避风港, 男人属于漂泊。经历岁月的风吹雨打和人世间的酸甜苦辣的折腾后, 男人的心才会有更为坚定的方向。男人在宽容的世界里, 活得并不自在。尤其是像我这种有家不想回的男人, 家如同深井, 让人晕眩窒息。一个朋友, 十年里离了三次婚;一个朋友, 一年里结了两次婚, 一个朋友离了婚就不想再婚。结婚离婚再结婚或不再结婚, 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我也曾动过离婚的念头。在深圳经商的一个朋友每次见我, 第一句就问你离了没有。这哪是问候?他分明是把我的婚姻看成了我的枷锁, 惟有我解除了婚姻他才满意似的。想是想, 却并不敢付之于行动。
       家不是我一个人的, 婚姻也不仅仅是关系到我和她的将来。
       家成形了, 要打散谈何容易?也曾跟父亲汇报过一次思想动静, 离婚两字甫一出口, 就遭到了父亲严厉的警告。似乎我离婚, 他们的损失会比我更大似的。在我心里, 他们在日渐生疏, 每一次否定, 都让我不自觉的跟他们拉开距离。亲情需要维系, 当亲情被一种看不见的利益所掩盖的时候, 亲情也就失去融洽了。看来, 不幸福的婚姻, 囚禁的不仅是两个可怜的当事人!结婚没有缘分, 离婚也没有缘分。如果当初咱是自由恋爱, 至少自己给了自己一个说法, 而这一切于我,

对她, 都是空白。毁灭或约束我们的, 是一张契约而已。我跳不出那个铁桶般地樊笼, 婚姻于我, 如冬天天空里积淀的灰败的云朵, 也像菜市场里边的垃圾桶, 即使彼此刻意保持了距离, 活得却并不轻松。是什么影响了我和她之间的感情?两人不同的现状?思想层面上不同的需求?还是彼此没有相同的方向?讲不清, 理还乱, 一句算了, 又心有不甘。怎样呢?委实又找不到恰当的分解方法, 那就维持现状, 交给各自的命运, 能走多远, 就多远吧。婚姻生活没有多姿多彩的丰富内容, 甚至找不出一些兴奋, 亮丽人生何从谈起?罢了, 就如在这冷雨夜里, 踩着灯光下的影子, 一个人走回一个人的住所, 写下一些文字, 权当是温暖的火炉, 在一种设想里, 觅一些希望的活力, 为生命涂装一些亮色, 也算是对未来的一个交代吧。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1 新时代科技有限公司 xinshidai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dietztothedome.com) 粤ICP备2021672367